冷弯机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冷弯机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探秘马拉松替跑观念背后源自跑者知识严重匮乏[新闻]

发布时间:2020-09-07 15:11:09 阅读: 来源:冷弯机厂家

­  资料图

­  近年中国跑步爱好者越来越多,各种马拉松赛事亦逐年增多,2017年预计将达到500多场,平均每天有一至两场赛事在中国举办。和跑步者同步增长的,是屡禁不止的替跑现象,绝大多数转让者和替跑者却都认为这是两全其美的“普通交易”,而这个观念背后,却是中国跑步者对长跑的知识严重匮乏和无知。

­  IT男董晓易32岁,跑龄一年半,却已是名经验丰富的马拉松替跑者。

­  2015年9月,董晓易的替跑生涯从北京马拉松上开启,他在之后的一年多里,顶着别人名字,戴着别人的号码布参加了14个全马赛事和5个半程赛事,均安全完赛。他因此省下1000多元的报名费。

­  他是个耐力型选手,速度不快,全马通常需要五个半小时至六小时完赛。对于替跑经历,他从不讳言,在他看来,替跑马拉松赛是件非常“正常”的事。

­  实际上,替跑在国内跑步圈里,是再普遍不过的事。按照多位跑友的反馈,“约定俗成”的规矩包括转让赛事名额的费用一般不超过原价,甚至免费;成绩属于报名者,赛前领取的跑步装备和完赛包、完赛奖牌属于替跑者。他们觉得,这是个“不浪费比赛名额”圆满的结果,且这些年来在圈内已形成默契。

­  直到2016年12月10日,厦门(海沧)半程马拉松赛上,两名跑者,倒地猝死,后查明其中一名是替跑者。尽管替跑与发生猝死之间并无必然的联系,但两者撞在一起时,发生了爆炸性效果,并从圈里扩散至普通公众。一时间,出现众多对“马拉松替跑”质疑的声音。这些无法得名,又没有利益交换,还备受诟病的“替跑者”,他们想从替跑中得到什么?

­  “跑得快的人一般都自己跑”

­  董晓易从2015年7月开始跑步,他保持每周三四天、每天五到十公里的跑量。

­  在这过程中,他陆续认识其他跑步者,加入一些跑步微信群。距离北马赛事越近,群中转让与求转北马参赛名额的人变多了。有个人北马那天临时出差,在群里问是否有人需要名额,很快有十几个人回复“我需要”。

­  董晓易的参赛情绪被这样的氛围煽动起来。这个跑步才开始两个月的年轻人把“求取名额”的消息发在这些群里,很快,一位女跑友找到他。女孩因为跑步脚受了伤,她想把名额转出。董晓易免费拿到一名女性马拉松参赛者名额。

­  女孩领了装备后,转交给董晓易,装备包括:参赛指南、衣服、号码布、腰包等比赛必需品。开赛那天,首次替跑的董晓易进场非常顺利,“直接进,保安都不检查。人山人海,存包都挤不进去,没人关注你。”

­  董晓易喜欢马拉松似大军出征的气氛。董晓易的首马以5小时22分钟完赛,他拿着纪念奖牌照拍了几张照,成绩栏写的不是自己的名字,他并不介意,觉得“自己还年轻,机会多的是”。

­  女孩提出,在完赛后,要把奖牌给她。之前他觉得自己不在意奖牌,但去送奖牌的路上,他也在想如果它是自己的就好了。

­  尤其当他得知这块北马35周年的奖牌,在网上已经拍卖到5000元时,他感到了一些失落。

­  首马完赛后,董晓易感受到了替跑的便利。正常渠道报名,需要交100元左右的报名费,填写信息,有的还需提交健康证明等,程序较多,还可能中不到签。替跑,对他来说,既省了钱,还给了他“说走就走的感觉”。

­  他尽量找免费转让的。替跑至少能省去报名的费用,19次替跑经历中,除了5次以原价拿到名额外,其他都是免费获得。他不在乎奖牌、参赛包等物品,只在乎比赛中人山人海的气氛。

­  尽管他的速度不算快,但容易拿到转让名额,他认为源于自己的诚实守信。参加赛事的成绩,他都会第一时间晒到群里和朋友圈。董晓易加了100个跑步群,他约跑步守时间,还协助其他跑友调剂名额。

­  董晓易对《中国新闻周刊》说,“跑得快的人一般都自己跑。找我,至少有个成绩。”

­  “高手很多是冲着奖金去的”

­  比起董晓易这样速度中等的替跑者,偶有高手替跑,更加直接的目标是奖金。

­  彭青是四川省某大学大三学生,跑龄一年左右。跑过三次全马,个人最好成绩是3小时14分钟,是四川省的高手。过去一年,他参加过省内举办的十几场半马赛事,以及其他小型赛事。这类比赛一般取前三名或前八名,在绝大多数的比赛中,他都取得了名额,总计奖金有一万多元,这很大程度上让他的生活宽裕了不少。

­  对于他,身边的替跑现象也是司空见惯的。每到赛事之前,各个跑步群里,都有人把名额公开求转让,有不少接应者。后来,这些马拉松跑者甚至专门建了“马拉松名额转让群”,人数达到100多人。

­  2016年8月,彭青刚跑步不久,有朋友提出把他拉进转让群,为以后“图个方便”,当时他是拒绝的。“我一般都自己报名,报名费也无所谓,比赛都可以拿名次,没必要省这点钱。我也觉得替跑不安全,万一出了什么事故,查出来肯定也不好。”他参加马拉松赛,最在乎能否拿到奖金,赛前他会根据参赛高手数量决定自己是否参加。

­  但三个月后,他开始主动寻找替跑名额。

­  2016年11月20日,约4000人赛事规模的泸州半程马拉松赛,是他唯一一次替跑。突然得知时间有空时,他已错过了报名。这是泸州首届马拉松,赛程规定,前50名都能够获得奖金。彭青清楚,这类地级市举办的赛事大多是本地选手参加,而本地高手基本相互知悉成绩,以及谁报了名。以自己的成绩,他估算自己这次名次可以排在20多名,他开始急着想得到一个参赛名额。

­  后来彭青以报名费半价拿到了替跑名额。双方商定,若获奖,奖金归彭青,转让者通过中间人把钱转给他。彭青很谨慎,先向朋友打听了该跑者平时的为人,得到肯定回复后,才答应下来。

­  彭青在这次比赛中取得第16名。他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前50名有10个左右都是替跑的。很多是冲着800元奖金去的。”

­  名额的生意

­  事实上,马拉松替跑者中还有相当数量是未中签的新手,他们想感受大型赛事的气氛,又因为是新人不容易中签,替跑就成为一条捷径。

­  有跑友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因为这两年参赛者急剧增长,国内几大马拉松赛都不得不采取抽签的形式。报名时,若曾有马拉松赛事经历,在厦马、北马等高等级赛事,则有较大几率被抽中。如果报名成绩在三个半小时或四个小时以内的,组委会会给这部分人直通名额。没有官方成绩的报名者,一般很难被抽中。但如果是像太原马拉松这类新赛事,只要报名即可报上,也就较少出现替跑情况。

­  在僧多粥少的马拉松赛上,名额的生意也应运而生。

­  董晓易介绍,每当有赛事临近,微信群里求名额的人增多,也有人因此做起买卖名额的生意,他们把名额价格加到1000元,甚至2000元,但这种跑友最后都会被群主踢出群。“我觉得这样的人不配跑步。原价或免费转让的,这才是真跑友。”董晓易说。

­  2017年1月6日傍晚,无锡马拉松抽签结果公布不到8小时,淘宝上就出现了“无锡男子全程名额”的商品,售价800元,比报名费高650元。

­  售者是无锡本地人,也是跑者。在家门口的赛事,他参加过两次,今年也中签了,但他改变了想法,“换钱多好。”他有自己的逻辑,“替跑本来就是小事,属于跑者之间的正常交流。”淘宝上甚至有预售2017年上海马拉松赛事名额,这名卖家是2016年上海马拉松的精英跑者,今年他决定以1000元卖出名额。而预售2017年北京马拉松赛名额的,则称是和赛事有合作关系酒店工作人员的朋友,他有男、女各一个北马直通名额,他打算以999元一个出售。而到时的操作方法是:若今年北马报名网页显示未中签,交钱后卖家会把未中签者的信息发给相关的工作人员,他们会把这个信息和其他购买了酒店套餐选手的资料一起发给赛事组委会,组委会将把这些人的信息输入改成“已中签”。卖家补充道,“他们没人查这个,只会查替跑。”

­  董晓易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替跑者有不同的目的,比如有的跑友喜欢跑世界六大满贯,但国际比赛的资格要求更为严格,其中最为严格的波士顿马拉松,要求马拉松参赛经历必须达到330以内(3小时30秒)才有资格报名。想参加又资格不够的就会在熟人间找替跑者,甚至在群里问“谁成绩330以内,求认识!”他们把这类替跑者称为“枪手”,“枪手”带着雇者的装备去参加一些不知名或筛查不严的比赛,为其刷资格。

­  也有一种跑友,是为了有“吹牛的本钱”而雇人跑步的。之后他们把写着自己名字的“枪手”的成绩晒在自己的社交网络中。

­  如果“准退”和“准入”一样被重视

­  厦门马拉松组委会工作人员陈女士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17年1月2日,厦门(建发)国际马拉松赛,在赛前加强检测升级了替跑筛查方式,和2016年年末替跑者猝死事件直接相关,为尽量减少替跑者混入比赛。

­  田协就马拉松赛事替跑行为出台了新的惩罚标准:“一经发现,终身禁赛”。2017年1月2日,厦门(建发)国际马拉松赛,也因此升级了替跑筛查方式,不管是从赛前检录还是赛程监控,组委会方面都进行了严格的规范措施,被称为史上“最严格”的马拉松赛。

­  尽管如此,董晓易还是成功混入了厦门马拉松赛道中。

­  他是以原价从微信群中一名跑友那购入的名额。这名跑友,拜托另一名原本打算同去厦马的跑友把身份证原件给了董晓易。领装备当天,有两道关卡,第一轮是“刷身份证,人脸识别”,董晓易先站在出口处拿着朋友领的参赛包,对工作人员说,自己有东西忘取了,得赶紧进去,而(人脸识别)入口处排队人太多了。工作人员放他进去,他因此逃过机器刷脸检测,直接进入第二轮当面检测。

­  工作人员辨别他的样子与身份证上的照片明显不符。董晓易说,“这就是我。”对方让他背出身份证号,董晓易张口背了出来,这就证明了自己是身份证上的人。

­  回忆起这次经历,他以一个过来人的口吻颇为得意地说,“还好我经验丰富,早已做好准备。”

­  今年厦马在检录方面还首次启用了分区检录。选手们被分为了ABCD四个区域进行检录,比赛当天,选手携带自己的号码布先进行安检,随后进入号码布上对应的检录区,工作人员会一一辨别号码布上的首字母,以防参赛选手走错检录区域。最后一关是芯片检录,进入到各个检录区域内的选手,需要把自己的计时芯片捆绑在鞋带上,工作人员用专业的仪器对芯片信息和本人以及佩戴的号码布信息进行核对,确认信息后选手才可以进入赛道。在芯片检录过程中也同时进行了全程录像,确认选手参赛资格。

­  “比赛当日有号码布和芯片就可以进。”董晓易告诉记者,整个进场过程,都没有工作人员对自己表示怀疑。

­  尽管有赛程录像、照片等可以一一找出替跑者,但陈女士向《中国新闻周刊》解释,3万多参赛者若一一比对,工作难度极大。

­  事实上,因为参赛人数太多,赛后筛查难度较大,目前国内大型马拉松赛事主要通过在领取装备时加强检测来减少替跑行为。这种“堵”的方式,也是最普遍采用的防替跑方式。

­  锡马承办单位“汇跑赛事”研发总监终小南对《中国新闻周刊》说,“安检进场可能只有二十分钟,在这个环节对每个人做好控制不太可能。然后我们是采用领参赛包的当天和三天内核实参赛者的身份证的方式,看身份证照片是不是和本人相符。

­  从2016年第三届无锡马拉松开始,就规定领取装备时,必须由本人来领,除了出示有效的身份证件,同时要给选手佩戴上一次性手环,作为身份识别的标识,比赛当天,凭借手环进场,赛后凭此领取完赛包。完赛时候,会检查参赛手环是不是完好,有无破损。如果只有号码,却无手环,“我们就会把他识别出来,会对他以两年禁赛并上报田协追加处罚。”

­  终小南说,去年因为佩戴手环, 第一次出现放弃转让的声音,“因为必须本人来取,本人戴着手环,他转让难度与伪造成本都很高。这是最主要的一点。”在他看来,马拉松替跑行为与赛事热度没有关系,只与赛事组委会对替跑现象的重视程度有关。

­  他表示,查出替跑选手方法很多,但还要考虑到成本和操作起来的难度。如果一个方法无法对每一个人做到同一个标准的话,那这件事情是不可操作的,现在所采用的,只能说是用一种快速、简单的方式,既能保证大家的参赛体验,又能把这个事情做得相对比较好的方案。

­  他也坦承,无锡马拉松所采取的方法,本质上只是增加了替跑者的成本,“仅此而已。目前来说,没有这种百分百有效的手段”。比如去年领装备那天,终小南在现场发现,不少人拿着身份证原件,但是长得却与证件照严重不匹配,也抓到了一些人,该有的处罚都做了。但也有人长得很相似的,即使工作人员有怀疑,也无法拒绝这个人。

­  大众赛事以严格的检查作为门槛,这本身不是组织者想看到的结果。但组委会都不愿去承担一个潜在的更大的风险,比如说2016年底海沧马拉松赛上出现的两个猝死者,没有人去指责替跑者和转让者的责任,都会把矛头指向组委会。

­  2017年的无锡马拉松,在国内同等级赛事中首次采用抽签与退补同时进行。终小南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我们觉得,如果不让大家退出的话,对运动员来说损失还是挺大的,就提出了这种机制。除了各种严格的检查以外,会给你配套的服务,比如说,若不能来参赛,可退出,名额由系统自动顺到后一位。从1月6号抽签结果出来到1月9号,有接近300人申请了退款,这个窗口将一直持续到3月5号。离比赛时间越近,申请退出的人会更多。”

­  我们为什么跑步?

­  “现在能跑马拉松的人特别多。可总体来说,现在我们国人对跑马拉松还处于比较盲目的一个阶段。”前国家队运动员孙英杰退役后,在2013年以业余选手的身份参加了海南马拉松。2014年5月11日成立了自己的跑步俱乐部。这期间,她试图以一个专业的运动员眼光来研究跑步的理念,思考对于业余跑者,怎么样不受伤,怎么样科学运动,怎么样进行不受伤害的跑步。

­  她发现,很多跑步爱好者不注意自己的身体情况,盲目追求速度和跑量,去挑战马拉松,他们对马拉松、 对长跑的理解一直存在较大的误区。这促使孙英杰想运用自己的专业知识,研究出适合跑步爱好者群体的理论知识。

­  很多跑者跑完后,爱晒朋友圈,今日打卡21公里,明日30公里。一个月跑量超过600公里,甚至800公里。孙英杰当运动员时,每天跑50-70公里,一星期达到四五百公里,尽管跑量巨大,但她有专业知识,又配备两个营养师、几位按摩师,身体能够承受这样的负荷。而普通的跑步爱好者月跑量600公里的情况下,身体已处于超负荷运动状态,这给身体带来免疫力下降等问题;同时,关节韧带骨骼因为“运动记忆力”不足以支撑这个跑量,也容易受伤;心脏也吃不消。孙英杰认为,健康跑者一个月跑量在200到300公里足够了,尽量不超过300公里。

­  当下业余跑者有80%以上受到膝关节损伤,这主要因为不规范的跑步姿势导致,尤其八字脚、非洲大步子、后撩腿过高三个动作对膝关节损伤较大。

­  俱乐部学员中,对于马拉松及安全完赛的知识几乎为零的不在少数。

­  孙英杰在国家队时,热身压腿时,需要把腿抬到一个很高的台案上,身体能贴到腿上面去压腿,因为一个静态的拉伸,能给身体做一个大幅度唤醒,再奔跑起来就可能避免一些身体的损伤、拉伤包括抽筋等情况。但她发现,普通的跑步爱好者,他们肌肉韧带都非常僵硬不灵活,也没有“运动记忆力”。这让他们在热身时就常常拉伸不到位,导致容易出现抽筋等问题。

­  “他们比赛的时候,居然没有几个在前5公里喝水的。马拉松的跑者,前5公里的喝水特别特别地关键,是否出现出现抽筋,能不能跑完,全在前五公里上,这是马拉松第一次鬼门关。前25公里,每5公里就要去补水。而25公里之后,尽量喝赛事提供的甜味运动饮料,因为此时身体已经吸收不水分了,喝含糖饮料的话吸收率比白水要快得多。”孙英杰解释道。

­  她表示,持之以恒地锻炼,配合混合性的训练计划,包括核心训练、肌肉的训练,再加上长期的营养、慢跑,以提高我们心脏的功能和关节的运动,才能保证一个跑者完成一次安全健康的马拉松。

­  “跑330,你这个年龄,或者你跑3小时以内,你觉得你还能为中国得一份荣誉吗?你是能站在领奖台上面还是能跑过现在的我?如果都不能的话,你干吗去超负荷的运动给身体带来免疫力的损伤呢?你跑步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希望你是能跑得更远不是跑得更快。”孙英杰如此规劝马拉松跑者。

­  “你参加大型的马拉松赛,看见这么多人,是会觉得激动和兴奋,肯定就跑得很快。中国的马拉松赛,像厦门马拉松为什么出现那样的死亡,就是他们太想去拿成绩了,可不知道自己在一开始的时候跑的特别快,出现了心脏的问题。”

­  孙英杰表示,应该问问中国所有的跑步爱好者,你们跑步为了什么?是为了成绩为了你的PB(个人最好成绩)呢?还是为了健康和快乐?“我想大家都会回答,肯定为了健康和快乐。但是他们的行动偏离了这个想法。”

­  (应采访对象要求,董晓易、彭青均为化名)

­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女生卧室怎么装修伊宁

西博会开幕成都五金业有望迎来新商机新乡

家居风水知识解读商洛